【龍溪鳳隴】見證約四百載滄桑的薛氏大宗祠祀典序碑

【龍溪鳳隴】見證約四百載滄桑的薛氏大宗祠祀典序碑

 

     薛氏大宗祠是祭拜祖宗,緬懷先人的場所,先祖賢人,芳跡猶存!大宗前天井有四面石碑,這裡介紹的是其中的《薛氏大宗祠祀典序碑》,一面或許見證了四百年滄桑的石碑。

    石碑存在近四百年,原本文字已經難以精確分辨,近年來重修,可能與原文有些許出入,為便於閱讀,小編嘗試把碑文抄錄如下,若有不當之處,還請高手指正:

薛氏大宗祠祀典序碑

   禮重祀先,所以追(石碑為「迨」,但抄錄文本為「追」,聯繫上下文,應為「追」。)本始而崇其功德也。古者有行義名位勛勞,則得以其族顯。而廟祀因之不遷焉。故始基之祖與凡功德有光於前後者,無論仕隱皆得與於不遷之祀蓋(紅色部分為石碑文中沒有,或因年代久遠,重修有所欠缺,但收藏的碑文本有記載,見下圖。本框碑文紅色字體為同樣情形。)繇心生繇心義起,人情之所不容已典禮行焉。吾先人叨從大夫後,駿奔在廟,祀事孔明。迨嘉靖戊午年以後,寇益鴟張,廟宇罹毀,子姓散,而對越之儀闕,即近而。

   高祖讓齋公曾不得肅雍合祭而遠可知矣。顧氣運屯則必享,孝思積而彌摯。

   歲在於壬子,人人萌反本之懷,爰集族人議建始祖伯肇公祠。而各處舊址偏窄,不堪堂構。彥願以讓齋公發祥屋地,建祠祀始祖。以成吾先大夫祀先睦族之志。而族議丁田均派,更義出贊成之。顧工力浩繁,值連歲凶歉。隃紀而後落成。乃興族共商祀事:按禮冬至祭始祖,而列祖有功德者應配享。遡二世祖進士雲岩公以貴顯有德著,四世祖隱士公、鳳崗公以潛德有功著,允宜奕世廟祀。嗣是而紹其貴顯有德者。則有若七世祖縣尹松山公之薦辟蒞治,十二世郎中讓齋公之以子貴褒贈,十三世贈給事靖軒公之養德溫粹,贈御史中離公造道精深,宮翰竹居公之學問淵弘,十四世贈光祿東泓公之取義成仁,主事綉溪公之英資俠節,十五世同知呂陽公之清修孝行,皆於科名宦業有光,例當廟祀不祧。紹其潛德有功者,則有若九世昆崗公之倜儻遠猷,十三世永軒公(石碑為「永軒公」,但抄錄文本似乎為「本軒公」和「木軒公」)之友於敦睦,十五世仰敬公之秉心和易,十六世三吾公之操行方正,皆潛修不墮家聲,加以有田奉先,亦例當不祧祀焉。夫禮莫大於祀先,而均為吾祖。有百世不遷者,有五世則遷者。大宗之廟祀,禮其百世不遷者也。是故始祖祀,二世四世祖祀。正以開基垂統,光前裕後,功德顯著,此後則紹休永譽,或為岩廟良臣,或為泉石清修,兼有功先人者始得興焉。故數可陳,義難知也。茲以難知之義興眾共昭揭之,使知尊祖敬宗之意與夫崇德報功之義,並著祀典而苾芬孝祀,以介景福。將先大夫之禮樂其有興也,夫用勒諸石,以垂不朽,其祀田祭品規絛悉載碑陰。

天啟甲子歲正月上浣之吉   十六世孫士彥謹序 

一些可能由鄉人前輩摘錄的碑文(缺少部分內容):

帶有模糊斷句的碑文,很有年代感的抄錄:

   從碑文中,我們可以知道:

1、薛氏一族不忘先人,祀事孔明;

2、嘉靖戊午後,寇益鴟張,廟宇罹毀,新建大宗原是十二世祖讓齋公(中離公和竹居公的父親、東泓公的祖父)發祥屋地;

3、族人商議每年冬至祭祖;

4、列祖列宗有功德者頗多,不勝枚舉,如二世祖進士雲岩公以貴顯有德著,四世祖隱士公、鳳崗公以潛德有功著……七世祖縣尹松山公之薦辟蒞治,……十三世贈給事靖軒公之養德溫粹,贈御史中離公造道精深,官翰竹居公之學問淵弘,十四世贈光祿東泓公之取義成仁,主事綉溪公之英資俠節,十五世同知呂陽公之清修孝行……

    通過碑文,我們可以更加充分了解我族的歷史,正如大宗門前的石牌匾所書:「累朝科甲」、「奕世名賢」、「尚書濟美」、「青史標香」。

【特別感謝】此篇文字有些資料由鄉人薛泳桐族親提供,在此深表感謝!

【龍溪鳳隴】是本訂閱號設置的一個版塊,希望可以用我不成熟的眼光介紹我的故鄉,本人才疏學淺,字丑文俗,請鄉親們、朋友們多多指教和支持!